新闻是有分量的

揭秘“北极派出所”的坚守巡线 最难克服的是孤独

2018-12-26 07:50 栏目:mg电子游戏官网

北京铁路公安处最北端派出所 铁警每天步行30公里山路巡逻——

揭秘“北极派出所”的坚守巡线

北京青年报2018年12月26日讯 海拔1000多米,零下30℃,8位民警,55公里铁路安保。

一列运载货物的列车呼啸而过,隧道内强大的气流裹挟着杂尘和轰鸣声,瞬间下降的气温让人感到刺骨的寒冷。

河北省尚义县小蒜沟站派出所,北京铁路公安处最北端的派出所,8位民警平均年龄超过40岁,负责55公里铁路沿线的安保工作,线路多处山间,地形复杂,涵洞、桥梁、隧道密布,巡线民警一天下来通常要走30多公里山路。

小蒜沟站派出所所长左晓栋说:“面对艰苦自然环境,最重要的还是坚守。”

守护55公里铁路

作为四等车站的小蒜沟站,只开通货运并没有客运业务,客车只是“路过”。派出所地处群山间,涵洞、桥梁、隧道纵横密布,管内线路全线封闭。这55公里铁路的巡线,是小蒜沟站派出所民警最主要的工作之一。由于山间地形复杂,很多地方车辆无法通行,巡线只能徒步,一天下来民警要走30多公里的山路。

北京青年报记者跟随巡线民警的脚步来到下纳岭大桥铁路段,桥梁高30多米,线路沿线两侧虽有护网,但距离铁轨也就一米多,护网外是山沟,火车以八九十公里的时速驶来时,巡线的民警要及时侧身避让。

下纳岭大桥海拔1000多米,长度近4公里,桥板之间都是缝隙,单巡查这座大桥民警就要花费近一天的时间。巡查群山间的护网时,民警们需要爬上山坡仔细查看,寒冷干燥的空气中,唯一能听见的声音,就是爬山时张嘴呼吸的喘息声。

小蒜沟派出所管内55公里线路多处山间,地形复杂,桥梁多达十多处,隧道、涵洞密布。汽车无法通行,只能停在山脚下,巡线民警每天巡查的线路直线距离5公里,但实际上要走30多公里山路。

雪后半月难回家

算上所长左晓栋,小蒜沟派出所一共有8位民警,年纪最大的58岁,最小的也有40岁。这8名民警的家都在张家口市里,距离派出所有八九十公里,民警们上班无法当天往返,只能四个人一班,每三天一班轮换。

42岁的民警莘彦博在所里负责内勤,他至今还记得,2011年5月18日,从呼和浩特铁路公安局集宁铁路公安处接管小蒜沟站派出所时的场景。“那时就几张光板床,被子褥子都没有,大伙儿都是头一回来,不清楚山上的温度,衣服穿少了,到了晚上都被冻醒。”

58岁的刘京平是全所年纪最大的民警,还有2年便可退休。自1998年起,他在张家口铁路沿线的派出所驻站,5年前借调到此。刘京平个头很高,说起话来精神头也足,但其实他患有甲亢,每天需要按时吃药。

在民警看来,今年冬天并不算寒冷。接管该所6年多以来,有一年的冬天连续下雪,晚上的气温接近零下30℃,大雪封山后道路不通,值班民警半个月未能下山。寒冷的天气还经常让汽车熄火,去年冬天,派出所的警车在院子里停放一整夜后,第二天起来经常打不着火,需要靠人力助推。

半山腰的一家小菜铺,供应着派出所的日常食材,下雪封山时菜铺里没有新鲜蔬菜,食堂炒菜阿姨只能用咸菜给民警们就馒头吃。

所长左晓栋打趣道,“后来大家有了经验,平时就从家里带方便面到所里,以备不时之需。”

最难克服的是孤独

左晓栋一年前来到这里担任所长,自1997年参加工作至今,这里是他工作以来最偏远的一个地方,这也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唯一享有艰苦边远地区津贴的派出所。

作为线路派出所,小蒜沟派出所没有客运业务,民警很少与人打交道,最重要的任务是检查线路,发现未知的危险情况,守护铁路安全。

今年7月份的一天,凌晨两点多,小蒜沟派出所接到报警称,铁路的护网旁边躺着一个人。民警连夜赶至现场了解到,出现在铁路边的男子是一名外地务工人员,因囊中羞涩,想沿着铁路回家,走累了就趴一会儿。民警与当地派出所联系核实后,将男子送到救护管理站,并帮他买了回家的火车票。

恶劣天气下,左晓栋巡线时也遇上过危险,2016年底大雪还未完全融化,他照常和两名同事开车去山间巡线。返回的路上,车辆发生侧滑,其中一个车轱辘伸出去三分之一,幸亏后来无事。现在想来,左晓栋还有些后怕。

相比于恶劣的自然环境,在左晓栋看来,最难熬的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性工作,“远离城市,最难克服的是孤独。”第一次值班交接完回家,他开车往张家口市里走,道路两旁没有路灯,以致开错了路。“脱离了原有的圈子,在安静的山间工作,回家的途中看到城市的灯光,会觉得恍如两个世界。”左晓栋说,最近几年小蒜沟派出所保持着零发案率,这正是8名民警长年累月守护铁路安全的成果。

(记者 张香梅)